用户名: 密码:
   
首        页  |   头条新闻  |   内经视点  |   决策信息  |   调查研究  |   研究成果  |   热点聚焦  |   专家论坛  |   博        文  |   走进内蒙古  |   年度数据
分析报告  |   他山之石  |   经济发展  |   社会事业  |   生态环境  |   开发开放  |   经济运行  |   区域监测
专家论坛  |   热点聚焦  |   博文
 
95_副本.jpg
杨臣华
    现任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研究(经济信息)中心主任、党委副书记,研究员。1983年7月毕业于内蒙古大学经济系(现经济管理学院)。2004年荣获自治区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2007年9月~2008年1月在内蒙古党校第十三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联合会第五届、第六届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方向为内蒙古中长期发展战略、经济形势、区域经济、发展规划和政策问题研究。
   
 
内蒙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与路径
2016-08-10

杨臣华 刘 军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从提高供给质量和效率出发,用改革的办法解决结构性矛盾,矫正要素配置扭曲,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更好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不断变化的需求,是党中央全面判断经济形势后选择的经济治理良方。就我区而言,只有打好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攻坚战,着力解决制约发展的深层次问题和结构性矛盾,方能提升产业体系质量和效率,加快推动全区经济迈向中高端水平。
  一、当前内蒙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内涵丰富,任务繁重,既要在战略上把握好节奏和力度,也要在战术上抓住重点和关键。
  去产能:重在化解以“僵尸”产能为代表的低效产能
  当前,我区部分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已经成为制约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突出矛盾,经济运行中遇到的企业经营困难、财政收入下滑、债务风险积累等问题,都与此密切相关。目前,我区煤炭、钢铁产能利用率分别为71%和54%,其他一些行业也存在不同程度的产能过剩,8%的规上企业处于停产状态,90多户企业成了资不抵债、扭亏无望的僵尸企业。如何建立化解过剩产能的长效机制,在“去产能”的同时生成“新动能”,减少对相关产业的依赖并培育新的接替产业是我区亟需解决的关键问题。化解过剩产能,关键在于化解以“僵尸”产能为代表的低效、破坏环境的产能。截至2015年底,全国煤炭产能产能过剩17.5亿吨,我区煤炭产能占全国的23.1%;全国钢铁产能过剩约4.1亿吨,我区钢铁产能占全国的2.16%,其中包含许多低效“僵尸”化和破坏环境的产能。下一步,需立足全局通盘考虑,扎实推进“五个一批”,以硬措施化解煤炭、钢铁行业过剩低效破坏环境产能,力争用3至5年的时间,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低效产能约1.79亿吨,同时逐步提升高端特种钢材的有效供给。
  去库存:重在深化住房制度改革,打通供需通道
  多年来,房地产业为促进全区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推动新型城镇化进程、改善城市居民居住环境、提高人民群众生活水平做出了重要贡献。但同全国一样,我区房地产市场在发展过程中也积累了很多矛盾和问题,突出表现为房地产投资持续下降,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降低,商品房屋库存居于高位。截至2015年底,全区商品房屋库存面积1.34亿平方米。其中,商品住宅库存面积8213万平方米,约76.8万套。同时,大量居民尤其是进城农牧民工又面临住房条件较差、购房刚性需求得不到满足的困境。在供需错配矛盾加剧的背景下,深化住房制度改革成为释放“去库存”潜能的关键。下一步,需从满足新市民住房需求出发,以建立购租并举的住房制度为主要方向,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进一步落实房地产新政,推动棚改安置房、公租房和租赁市场与存量商品房市场有效衔接,支持房地产开发企业改变经营方式,从单一的开发销售向租售并举模式转变,同时把房产租赁作为重点行业来培育,大力盘活闲置住房,努力降低房屋空置率。
  去杠杆:重在有扶有控、区别对待
  所谓杠杆,即通过借债,以较小规模的自有资金撬动大量资金、扩大经营规模。去杠杆是合理使用杠杆,而不是不要杠杆,问题是要规范,要有监管,要把握“度”。适度加杠杆有利于盈利,如果杠杆率过高,债务增长过快,还债的压力就会反过来拖累发展。2015年末,全区贷款余额为1.7万亿元,与当年GDP相比,杠杆率为95%,低于全国平均水平44个百分点,去杠杆有回旋的余地和空间。但不容忽视的是,随着经济增速放缓,企业效益下滑,我区杠杆率上升的速度较快,一些潜在的风险逐步显现。尤其地方政府债务负担较重,2015年,全区地方政府债务限额5675.5亿元,政府债务率达到104.7%,已超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警戒线(100%),处于较高风险水平。长期而言,债务余额将只增不减,2016年全区地方政府债务压力依然很大。因此,我区去杠杆要区别对待,有扶有控。一方面,需要加强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评估和预警管理,完善全口径政府债务管理,做好政府存量债务置换,强化政府债务管理和风险管控;另一方面,对于“五大基地”建设及战略性新兴产业,交通运输通道、能源外送通道和水利工程等基础设施建设,“一带一路”和现代服务业,“十个全覆盖”工程、脱贫攻坚工程、棚户区改造等民生领域,除加大直接融资外,需继续引导信贷资金加大投入,充分发挥金融杠杆作用,最大程度地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对金融创新服务的需求。
  降成本:重在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和企业税负
  近两年,我区在降低企业成本方面做了不少努力并取得显著成效。2015年,全区取消企业投资项目核准前置条件18项,取消、停征、降低收费项目150个,降低企业税费负担和用电成本340多亿元,但总体上看企业特别是实体经济企业税费负担还比较重,惠企政策的落实效果与企业预期仍存一定差距。初步统计,当前全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成本占84.5元,同比上升2.3元。煤炭、钢铁、有色、装备制造、化工、水泥等6个主导行业成本已经超过主营业务收入,出现“倒挂”现象。各项成本中,制度性交易成本因种类繁多、弹性较大,成为当前企业的主要困扰。此外,企业税费负担仍然较重,以煤炭资源税为例,目前,我区税率为9%,而陕西、山西、宁夏、甘肃分别为6%、8%、6.5%、2.5%,东三省均为2%。在目前煤炭产能过剩、市场竞争激烈的态势下,我区煤炭资源税税率高于周边各省区,不利于区域竞争。因此,需进一步降低税费成本,降低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和涉企服务收费标准,并完善惠企政策落实机制,破除部门利益束缚,加快推进与“降成本”目标兼容共生的政策服务体系,进一步优化“降成本”制度环境。
  补短板:重在优化结构、创新发展
  作为欠发达边疆民族地区,我区综合经济实力偏弱,城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还不够协调,发展仍存诸多短板。产业方面,目前我区资源型产业低端化特征明显,煤炭就地转化率为35%,甲醇延伸加工率不足20%,有色金属延伸加工率为55%,且初级化程度较高。基础设施方面,全区基础设施建设仍然相对滞后,已经成为制约生态、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问题。创新方面,2015年全区综合科技进步水平指数为45.13%,排全国第20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18.42个百分点,创新能力不足成为制约我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因素。经济社会不同领域的发展呈现“长短板”是难免的,但却不能任其发展,只有加紧补齐发展短板,增强改革发展的协同性,才有利于新的发展动能更充分有效地释放出来。总的来看,补短板就是强根基、清障碍,重在持续扩大有效供给创新发展。下一步,针对当前供需失衡的主要问题,重点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加快科技创新等方面,有针对性地加大政府财政支持和投入,围绕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加强政策引导和金融支持,促进资本向传统产业改造集中,向新兴产业发展集聚,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围绕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投资的有效性和精准性,加快构建适应发展、适度超前的基础设施保障体系,提高保障能力;围绕农村牧区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建设,以脱贫攻坚、“十个全覆盖”等工程为主要抓手,加快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步伐;围绕创新发展,加大技术、产品、业态、营销、管理等创新,完善创新体制机制,促进创新与产业发展深度融合,打造创新驱动强引擎。
  二、内蒙古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路径
  破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需念好“中央经”唱好“地方戏”。一方面,国家仍需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更有效的制度供给和保障,处理好各种利益关系,强化全国一盘棋思想,加强生产力统筹布局,破除部门和地区利益藩篱,以强有力的举措保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序有效推进。另一方面,我区需要在准确把握中央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精神,确保中央政策权威性、指导性的基础上,结合自治区实际,分类分业施策,因地制宜制定符合我区的细化措施。尤其在去产能工作推进中,需站在全国市场和区域竞争中的大格局来考虑。虽然我区主要工业行业产能规模大,但由于形成时间短,装备和技术比较先进,大部分在全国同领域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不属于真正要淘汰、出清的低效供给,而是应当保留、整合、发展的优势产能,因此,要充分发挥比较优势,除了按照国家有关要求对确属落后低效的产能予以处置,引导区域内“僵尸企业”退出之外,还应借助本轮“去产能”过程中相关行业市场主体和产业布局重新洗牌的机遇,做到有“退”有“进”,在退出以“僵尸产能”为代表的低效产能的同时,更要针对短板加快创新突破,培育发展精细化、终端化、差异化的中高端特色优势产能,引导企业从注重“量”到注重“质”的转变中实现结构性调整。
  破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五大任务”,需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是要解决生产要素的合理配置问题,核心就是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当前存在的产能过剩、创新不足等供给侧结构性问题,根本原因在于市场在配置资源中没有发挥决定性作用,没有形成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甚至出现劣币驱逐良币、逆向淘汰现象,导致市场不能及时出清,引发各种结构性矛盾。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进一步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在市场竞争中适应需求多样化、高端化和服务化趋势,让市场在所有能够发挥作用的领域都充分发挥作用,推动资源配置实现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让企业和个人有更多活力和更大空间去发展经济、创造财富。同时,需明确政府边界,切实履行好宏观调控、市场监管、公共服务、社会管理、环境保护等基本职责,通过全面深化改革,进行顶层设计创新、体制机制创新,扫清市场体制机制障碍,建立有利于提升效益的制度,减少对微观经济的干预。
  破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需做好“加减乘除”
  我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要把解决当前显性困难作为突破口,也要以提升产业竞争力和培育发展新动能为目标,做好“加减乘除”,做到改革与发展并重。“加”就是补齐产业短板,发展新兴经济,增加有效供给。一是推动我区资源型产业延伸升级,重点提高煤炭、钢铁、有色产业的延伸加工,同时,加快推动农畜产品加工业提质增效。二是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推动稀土、石墨、光伏等新材料产业,蒙药、生物育种等生物产业,风光热等新能源产业,云计算和大数据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三是加快发展服务业,提升物流、金融、科技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水平,大力发展旅游、文化、体育等生活性服务业。“减”就是政府简政放权、企业清除低效落后产能、社会为企业降低成本,给企业松绑,激发微观经济活力。一是继续深化改革,加大简政放权力度,放管结合、优化服务。二是去产能,严格执行不再审批煤炭、钢铁、水泥、玻璃新增产能项目的规定,同时,全力推动已获路条的电力、煤化工重点项目与现有生产和在建煤矿联合重组,现有富余发电机组与高耗能行业联合重组。三是去库存,大力推动棚户区改造货币化安置,鼓励支持农牧民进城购房,积极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推动房地产去库存早见成效。四是完善惠企政策落实机制,推动降成本工作切实取得成效。“乘”就是推动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发挥创新乘数效应。一方面,要充分整合优质科技资源,推动建成一批国家级和自治区级工程研究中心、工程实验室和企业技术中心;鼓励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共同组建技术创新联盟,推动跨领域创新成果与市场对接。另一方面,要加快完善科技成果、知识产权归属和利益分享机制,加大科研人员股权和分红激励制度建设,调动科研人员进行科技研究的积极性。除,就提高单位要素投入的产出率,提高劳动生产率。扩大分子、缩小分母,通过改善土地、资本、技术、管理等要素结构,提高单位要素投出产出率。通过加强职业技术教育培训,提高和优化人力资源开发管理,提升劳动者技能和在劳动力市场的竞争能力,提高劳动生产率。